2019物流大佬謀變記:德邦進軍大件、遠成輕裝上陣、安能要“活下

 貨運常見問題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|    2019-03-12 13:25

對于物流行業而言,2018是一個充滿悲情色彩年份的開頭,同時也是行業巨頭們新生的機遇。

快捷停網,全峰瀕死掙扎,天地華宇賣身上汽安吉,云鳥被“資金鏈問題”傳聞纏身,安能“斷腕”回歸快運,就連順豐都在裁員、京東也在瘦身。2019年,各大物流企業都在變中求生、求發展,全行業一改往年的“攻城略地”,紛紛回歸一個重心:優化人效,追求利潤,儲備現金。

甩掉萬人“大鍋飯”,遠成快運直營轉身加盟

2019年3月5日,遠成快運集團在上海召開了全國網絡啟動大會,宣告遠成快運全國網絡重新起網運營。這也標志著遠成快運完成由直營到加盟商業模式的切換。引用遠成快運集團常務副總裁李秋的說法:“基于遠成快運形成的全國網絡和遠成集團30多年的客戶積累,遠成快運由直營切換為加盟制、就是讓利于盟商。這樣的好處是既能調動盟商的積極性、讓盟商賺到錢,同時也能讓遠成快運擺脫直營模式當中的人力管理之重、突破人效成本的瓶頸。

遠成快運成立于2014年6月,原本采取直營網點為為主、加盟為輔的模式運營。在經歷了2015-2016快速布網、擴張之后,遠成快運建成了僅次于德邦的國內物流企業少有的全網運輸能力。然后,遠成快運的網絡建設代價是舉遠成整個集團之力,這樣造成了整個集團的資金吃緊,加之2017-2018整個融資市場的收緊、金融機構的斷/抽貸,使得遠成集團為此背負沉重的負擔。

據遠成快運集團常務副總裁李秋介紹:遠成快運此次調整后,將全面開放快運平臺,以遠成快運的客戶、全國網絡、信息化技術為核心,推行省內大包加盟模式。目前遠成快運正在將運營、結算、定價、質量、系統、客服六大關鍵模塊整合,全面推動網絡建設,最大程度的給予加盟商最有力的支持,讓盟商迅速融入遠成快運體系。

德邦物流試圖撕掉貼了22年的“零擔”標簽

2018年7月,德邦物流在北京正式宣布更名為“德邦快遞”,宣告了公司的戰略轉型。德邦破釜沉舟的背后,一方面如德邦董事長崔維星所言“大包裹市場需求的快速爆發,零擔快遞化是一個必然趨勢”。

另一方面,崔維星沒有說的則是:主營零擔業務的上市公司德邦,雖然2017年財報現實利潤5.47億,實現較上年43.87%的增長,但2018年為標志的經濟新形勢下,德邦物流如果要保持住較好的財務指標,順勢而下拓展新業務板塊,成為增長、甚至是保穩定的唯一選擇。

崔維星認為,大件快遞是個“千億級”市場,“美國的運輸市場呈沙漏狀,零擔規模小,快遞和整車的規模大;而中國的結構是梯形的,從快遞到零擔再到整車是依次增大,中國零擔市場更大。在電商飛速發展的催化下,中國的運輸市場很快就會迎來沙漏狀,將有很大一部分零擔市場變成大件快遞市場?!?/p>

雖然順豐等快遞企業暫時以中小件快遞業務為主,但轉型后的德邦勢必將給順豐的業務延伸造成壓力。

“活下去”,讓安能“收拳”回歸快運正途

近日安能也官宣了一個大動作——

為實現全國車線運力的高效合理布控,提升產品時效兌現率,安能通過大數據分析全國發件、到件重點區域和貨量,逐步梳理全國車線資源,并計劃在現有車線正常運行基礎上,在3月至5月期間分批開通36條戰略性線路,以實現省區與省區之間互相發車、直達貫通。

目前,新增線路正在逐步上線中,安能預計5月底全部戰略性線路開通后,線路平均時效提升1-2天。

在安能的戰略性線路中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——實現省區與省區之間互相發車、直達貫通。

兩點之間直線最短,安能這樣做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分撥中轉的環節,有效降低了中轉中心的運營壓力,也全面提高了快件的運輸效率。此外,這樣做還減少了貨物留倉,降低搬運次數,減少貨損風險,有效保障貨物在途安全完好。

對于安能的戰略轉型,趙小敏認為,安能過去最大的問題在于擴張速度跟不上自己夢想的速度,不過好在現在已經開始在做“減法”了。接下來,安能可以“減法”的力度再大一些,把拳頭收回來,不過其進一步發展也將對公司戰略和團隊提出較大挑戰。戰略性放棄快遞業務,主攻快運市場,對于安能來說,更多似乎是不得已為之,也是其在快運領域看到了一線生機。

德邦、安能的產品調整,曾一時激起行業內關于快運企業「向左」還是「向右」發展的討論。壹米滴答、百世快運也在原有產品的基礎上,進行了進一步細分。

近日,壹米滴答推出了“次日達”、“次晨達”等時效產品。覆蓋區域達全國19個省區,區縣覆蓋率達39%,線路數達1632條;其中次晨達線路1312條,次日達線路320條,還將陸續開通更多線路。

有百世快遞的地方,就會有百世快運

3月8日,百世集團董事長周韶寧在三亞舉辦的百世快運年會上,確立了快運板塊的戰略方向。

周韶寧說,公路貨運市場上,零擔快運大約占據20%以上的份額,市場規模在1.2萬億元以上。但零擔快運市場集中度比較低,CR10占3%左右。隨著市場發展和資本加速進入,物流行業進入下半場,零擔快運進入整合期,2-3年內市場格局基本定型?!敖鼉赡?,大件電商快速發展,在消費領域的滲透率不斷提升,這是零擔領域發力的重點。

百世快運的核心團隊管理人員——總經理柳濤進一步解釋百世快運為何聚焦在10-70公斤段產品。從目前行業市場的平均利潤率來算,零擔快運的重量越小,利潤越高?!?000公斤以上是肉湯,300-1000公斤是大棒骨,300公斤以內是肉,而70公斤以內是精肉,因此我們聚焦在這個范圍內的大件,并通過電商大件,進一步鞏固市場地位?!?/p>

“2018年年底,我們在鄉鎮的超過90%,未來我們的目標是對標快遞?!绷鴿f,將來有百世快遞的地方,就會有百世快運。百世快運還將加大派費的補貼力度。

有人說,現在的快運市場像極了幾年前的小件電商市場。但是業內人士都不希望看到,在小件快遞市場此起彼伏的價格戰蔓延至快運市場。

畢竟,大件派送有點兒難,一個小哥搬不動,兩個小哥派費不夠,三輪車裝不下,小卡車無處停放,4.2箱車進不去小區。如果快運市場還打價格戰的話就真的沒有人愿意派送了。

而且,有些企業也意識到這一問題,優速快遞董事長余聯兵在一次聊天時曾直言:

快遞小哥難招難留,這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。實際上,企業給到快遞小哥的派費并不少,但是很多年輕人不愿意付出苦力,能夠長期派送大包裹的小哥并沒有多少,留下來的大多是年紀比較大的快遞員。

可見,在物流領域中,企業若想穩定發展,長遠發展,價格戰猶如飲鴆止渴,依舊需要依靠高品質的服務產品,提升物流服務體驗,最終憑借服務贏得市場認可。

畢竟,“服務為王”的競爭策略永遠都不會過時。